亚洲会在加密货币上领先美国吗?独家专访S.E.C.专员Hester Peirce

By Emily Parker


0919后台图片.jpg


Hester Peirce,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专员,是一名非典型的政府官员。她是支持自由主义的监管者,她对加密货币的友好态度为她赢得了“加密妈妈”的昵称。

 

但 Peirce 也不是那种典型的加密支持者。一个例子是她不喜欢生态系统( ecosystem )这个词,这也许是区块链世界中被滥用得最厉害的流行词。“我认为这是当人们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的时候会用的词,” Peirce 告诉我。


今年夏初,Peirce 访问了新加坡,她的目标之一是更多地了解那里的加密环境。当我问起新加坡与美国相比如何时,她说,“在新加坡,监管机构采取了更加开放的态度来尝试与社区中的人们接触。”


这是一个更宏观的故事的一部分。加密行业的未来可能在亚洲,而不是美国。亚洲已经成为加密货币交易和挖矿以及散户投资的关键场所。亚洲部分地区还拥有监管上的优势。加密货币人才和投资资金都会流向那些拥有明确而且友好的规则的国家。

 

眼下,大部分行动都发生在新加坡。去年 8 月,新加坡完成了比美国更多的 ICO 。新加坡社会科学大学的Robert W. Greene 表示,新加坡拥有超过 40 %在 2017-2018 年间进行过代币销售的智能合约平台项目。Greene 称,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加坡选择向公开数字代币销售敞开怀抱,而其他司法辖区却没能这样做。现在越来越多的 ICO 在离开美国,加密初创公司方面可能也是如此。

 

“我从新加坡这里的人听到的是,他们正在避开美国,这与我从沟通过的美国项目那里听到的说法是一致的,” Peirce 表示。她说,那些想要落地美国的项目方告诉她,他们“选择在其他地区展开工作,因为在美国能够提供更多的明确性之前,把项目落地美国并非明智之举。”

 

另一方面,新加坡“以我们还未能做到的方式提供了明确性。并且明确规定了,如果与实际情况不符,就不必总是以证券发行的方式去推出一些产品。”关于新加坡对于数字货币的政策可以参见当地《支付服务法》以及《数字代币产品指南》。


新加坡在ICO的数量超过美国.png

“我们真正想要实现的是一个 ICO 属于实用型代币或支付代币的世界,” Peirce 说。“我认为这正是新加坡比我们更加深思熟虑,想得更明白的地方。如果想要实现这一点,我不确定你能够用我们现在的方式去应用证券法的框架。”


但并不仅仅是新加坡。Peirce 注意到,总的来说在这一地区内,“多国政府正在从非常务实的角度观察这个领域。”他们把加密货币看作一个机会,而不是一种威胁。重点不在于监管,而在于:“我们能够实现它吗?”


美国所传递的消息就没那么友好了。在美国总统唐纳德 ·J· 特朗普发布的关于这个话题的第一条推文中,他说道:“我不是比特币或者其他加密货币的粉丝,这些加密货币不是钱,它们的价值极不稳定,而且不过是建立在子虚乌有之上。”

 

Peirce 对加密货币的友好态度并不能代表整个 SEC 。去年,SEC 主席 Jay Clayton 表示,他所看到的每一个ICO 都属于证券。委员会还拒绝了 Winklevoss 双胞胎提交的比特币交易所交易基金( ETF )申请,而Peirce 则公开反对这个决定。

 

SEC 对 ETF 的担忧主要集中在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的优点上。Peirce 则主张应该允许投资者自己判断。

 

对于 ETF 存在各种担忧。“我认为托管是目前的重大问题之一,” Peirce 提到。Peirce 总结称:“所以问题在于托管、市场操纵,接下来是更普遍的对存在定价问题的担忧。” ETF,或者说 Peirce 所谓的交易所交易产品( ETP )还有希望吗?她说,“我始终满怀希望。”

 

至于 ICO ,Peirce 表示美国 SEC 已经采取了一系列执法行动,其中一些是针对欺诈行为的。“在我们的潜在执法日程上还有一堆待办事项。我们的规则非常复杂,人们时刻都会与之产生摩擦。因此我们不得不想:我们的资源有限,我们应该如何利用这些资源?于是我们总是在我们涉足的任何领域做出那些判断。”

 

SEC 会如何处理 Facebook 新的加密货币 Libra ?“我个人并没有与 Facebook 进行过谈话,”Peirce 表示。“考虑到我们目前真正拥有的只是一份相当短的白皮书,以及几场国会听证会,我认为对于他们真正在做的事,他们会触及到证券法的哪些方面,还存在很多的疑问。对我而言现在要说什么还为时过早,但会有几种可能的方式。”

 

“我不想失去这一整代人”

 

美国的问题不在于加密监管的法规过于严格,而是这些法规令人费解。Peirce 说:“我认为监管明确性是首要问题,因为和我谈过的大多数人都表示:告诉我们管理制度是怎样的,我们会在这个制度下工作。”

 

有好几个监管机构在监督加密行业,甚至一些法规因州而异。区分证券型代币和实用型代币也很困难。一种方法是利用 Howey 测试,但这种测试可以有不同的解读方式。今年早些时候,美国 SEC 发布了关于 Howey的指南,但 Peirce 声称,“这可能引发更多的问题和担忧,而不是答案。”

 

Howey 测试需要考虑四个因素,但 SEC 提供的框架有 38 个考虑因素,其中许多还有细分。Peirce 写道:“我担心非法律从业者,以及并不熟知证券法和相关知识的律师会不知道该如何理解这份指南。”

 

加密创业公司可能会在无意中违反美国的规则,谁愿意冒这个风险呢?“行业中的个人和公司必须遵守我们的证券法,否则就有可能成为执法行动的目标,” Peirce 写道。“因此,作为监管机构,我们有责任向公众提供如何遵守我们的法律的明确指导。我们尚未履行这项职责。”

 

为什么美国在加密领域被落在后面会是一个问题呢?“通过与这个领域的从业人士会面,我看到很多人非常聪明,工作非常努力,非常敬业,我不想把这一整代人拱手让给另一个国家,他们拥有一切的才能,能够以一种新的方式思考问题。”


看到创新在全世界流动是一件很棒的事。“但与此同时,我认为把那些努力工作的真正的聪明人的团队留在美国境内会让我们获益匪浅,” Peirce 说。“我认为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社会都会从中获益。所以,我只是单纯地不想把这些人都赶到海外。”


Peirce 正在仔细考虑的一个解决方案是为特定代币的销售和发行提供某种形式的“安全港”。“这基本上意味着,如果你正在做 X,Y 和 Z,并且向人们提供此类信息,我们就不会用证券法的所有条条框框来限制你,” 她解释道。


政府监管的局限性

 

从表面上看,Peirce 是一个矛盾的人物。她是一个支持自由主义的监管者。她也是一名政府官员,支持一种旨在独立于政府的货币。然而,Peirce 并不认为这一切必然就是矛盾的。她说她受到了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的影响。“他高度欣赏这样一个事实,即社会是由个人组成的,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才能和知识。”加密货币可以帮助实现这些想法。或者正如 Peirce 所说,“去中心化的概念确实刻画出了知识是通过社会传播的这一观点。”

 

影响她的另一条经济理论是公共选择,以及“思考政府解决方案的局限性”。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有怎样的局限,每个人都能为社会提供一些东西。我非常在乎的是一个社会能够允许人们释放出内在的潜能,不仅能够充分地享受自己的生活,而且能够对他人有所助益,”Peirce 说。“这是让我对成为资本市场监管者感到兴奋的原因。因为我认为我可以成为释放这种潜能的一份子。”


她承认,“监管机构通常不会以这种方式运作。” 但当有人告诉她她的判断力比其他人好时,她想说,“我实际上并不知道,因为那个人了解我不知道的事情。”


有人会争辩说,无法被任何央行控制的比特币会逐渐削弱政府。但 Peirce 认为像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是寻找新的解决方案的尝试。

 

“这种去中心化的行动是一种表达的方法,是人们正在说:我们在社会上看到了一个问题,我们有解决方案,” 她说。“比特币白皮书是在金融危机之后出现的,人们在考虑,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一些问题,那么我们是否有办法更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我认为,当社会上的人都聚集在一起说,让我们考虑一下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她说。“那也许就是政府,也许不是。”

 

“所以我不觉得受到威胁,我认为监管机构认识到这一点是很重要的。我们承担着一定的职责,但它不必是一切。”


原文链接:《In Cryptocurrency, Will Asia Surpass the US? Exclusive Interview with SEC Commissioner Hester Peirce》


LongHash,用数据读懂区块链。
如果您需要转载我们的文章,或者有好的想法和数据发现,欢迎直接投稿或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在尊重原创的基础上与您一起发掘数据背后的故事。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88

邮件订阅

LongHash 通过强大的数据分析为您解读真实的区块链,发现隐藏在数据背后的投资价值

MORE NEWS